簡體中文
簡體中文 ENGLIST

人工智能時代:教師應以何種心态擁抱AI?


中英作文批改、系統智能判卷、在線互動搶答、基于大數據支持的精準教學……如今,越來越多的人工智能技術走進中小學、走進一線教師的課堂。未來,随着技術的不斷更新與發展,當學生使用電子設備開展自主學習時,當計算機可以為學生在線答疑考試時,教師這一職業是否将被人工智能技術淘汰?本期,我們請校長、教師、專家共同來探讨,人工智能真的能取代教師嗎?教師們又該以何種心态接受并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呢?

1.jpg

老師為學生展示人工智能技術

德行引領 傳道授業育人無形

人大附中是國内較早為學生開設人工智能課程體系的學校之一,從面向全體學生的普及教育,到部分學生選修的跨學科實踐應用,再到引導少數學生深入科研領域開展研究,人大附中形成了完整的金字塔形中小學“STEAM+人工智能教育”課程體系。但在開發人工智能技術輔助教學、豐富學生科研活動的同時,學校也重視學校文化的建設,重視學生家國情懷、仁愛兼濟思想的養成。

“學校特别重視文學和詩歌對學生的影響,還注重對師生愛國主義教育和德行的培養。”高二年級組白遼玲老師介紹。高三年級曲兆軍老師也說,作為班主任,他時常會遇到一些教育難度特别大的學生,這時候,往往需要老師耐心地與學生溝通交流,有時還要以身作則,身先士卒做表率。能傳授知識給學生不難,但能教會學生做人的道理,培養良好的德行,“育人”于無形,卻不容易。

對此,人大附中通州學校副校長高超曾表示,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國的儒家教育特别重視人的心理育化。一味強調技術,有可能忽視掉心靈方面的東西。考慮到這一點,人工智能跟基礎教育深度結合應當在能力和道德方面有更高的站位。北京教育學院信息與科學技術教育學院教師于曉雅也認為,在強調“立德樹人”的今天,教師用自身的德行引領學生的成長。在學生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過程中,教師始終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未來已來,人工智能與教育深度融合的趨勢不可抵擋,但在文明傳承、情感交流、創造力培養等方面,真正的教師仍是不可取代的。”于曉雅老師說。

課堂掌控 名師教學有高招

在北京十二中,語文老師康玮玮、牟穎分别通過自己巧妙的設計和創新,利用人工智能技術,為學生們帶來了兩節生動而充滿新意的語文課。康玮玮老師選擇的教學主題是為中國傳統文化項目模拟“申遺”。她先讓同學們通過手中的電子設備,從27項文化遺産中選出2項最能代表中國“申遺”的項目,并進行在線讨論和投票。在确定選擇絹人和春節進行“申遺”模拟答辯後,康玮玮老師借助智慧課堂系統軟件發布搶答問題,學生則通過平闆電腦實時顯示的搶答按鈕積極參與互動答辯,在答辯過程中,同學們也在老師的提示下,不斷修改自己的答辯方案,最終為絹人和春節 “成功申遺”。

在牟穎老師的這堂探讨“日常生活中的‘凡人’孔子”的《論語》專題教學課上,牟老師别出心裁地在帶領學生理解《論語》内容及哲學思想的基礎上,讓學生通過電子設備手繪出一幅自己與孔子見面時的場景,并将學生作品同步至大屏中進行展示分享,實現了課堂的即時評價、對比講評,提升了每位同學的參與感與獲得感。

近年來,北京十二中通過開發人工智能技術,打造智能化的移動學習工具和應用支撐平台“智慧課堂”,不僅提升了課堂教學活力,更使用遠程視頻教學技術,與外地名師實現“共享”課堂、“共享教師”。在電子設備和教學系統軟件等人工智能技術的輔助和支持下,課堂互動性和學生參與度大大提升了。

但在人工智能技術成為教師教學“好助手”的同時,兩位老師也表示,在前期對于教學主題的選定、教學活動和内容的設計,還需要教師根據教學經驗、結合自身的專業知識進行巧妙的設計和安排。“尤其在一些重要知識點上,教師需要反複強調,同時還要處理課堂上的一些臨時性狀況,諸如回答學生的問題、适時止住學生漫無目的的讨論等。”康玮玮老師說。記者也注意到,在一些教學設計細節方面,教師巧妙地激發了學生學習的興趣點,不僅将一些枯燥的内容以互動搶答形式開展,同時,針對學生在搶答中出現的問題,兩位老師也根據設備反饋的數據,調整教學側重,準确地把握住了每位學生掌握知識的狀況,實現了對學生個性化學習能力的評估。此外,在互動讨論環節,如果學生答非所問或偏離主題,兩位老師都及時糾正和引導,保證了課堂教學充實而有序。這鐘對課堂整體的掌控力,是人工智能技術無法替代的。

學情診斷 大數據下的個性化輔導

“雙師在線”是北京市教委利用大數據互聯網技術研發的師生網絡學習在線平台。這款名為“智慧學伴”的師生在線互動答疑平台,剛剛在通州試點運行時,就受到了學生的普遍歡迎。

該輔導平台可以通過網絡為學生進行課後作業輔導,學生隻要通過電腦、手機下載客戶端,就可以在線答題、測評,并且可以自主選擇輔導名師,讓老師通過對學生提的問題的解答,開展有針對性地學業、學情診斷,提出個性化輔導學習建議。學生們不僅課堂有一個老師,課外還有一個在線老師。雖然平台能收集很多學生的問題,開展大數據分析;但老師的教學經驗和對學生學習問題的“診斷開方”卻是技術不能替代的。

“雙師在線”在通州區31所學校試點之後,某中學初二學生小丹表示,在線名師答疑讓她不僅能通過技術與名師實現一對一輔導,更讓她在答疑的過程中,能夠了解老師對自己在學習方法、解題思路上的意見建議。“相比于拍下題目圖片,請屏幕另一端的老師為我解答,我更看重老師在解題後教給我的方法和技巧。”

對此,北京教育學院信息與科學技術教育學院教師于曉雅表示,在教學和課後輔導中,面對學生的互動和生成性的問題,教師可以基于自身經驗和社會情感關系進行個性化反饋,并在互動交流中逐步引導學生對問題加深認識,開展個性化輔導,并培養學生的創造力。教師通過在線輔導,不僅能夠為學生提供正确的學習方法和思路,更重要的是,教師能夠通過自己的教學經驗,甚至可以融入對某一概念和文本的主觀感悟和理解,用生動的方式傳授給學生,這種人際間的互動輔導和學習、甚至情感交流,僅憑人工智能技術、大數據分析是做不到的。

2.jpg

學生體驗模拟飛行技術

教師該如何處理好人工智能與教育的關系?

李金初(北京市建華實驗學校董事長、校長):教育不光是在傳承技術力和文化力,教育也在生産技術力和文化力。老師、校長必須要投身于“人工智能和教育的深度融合”這個國家戰略中。中英文作文智能批改平台能夠使很多老師的重複性勞動得到解放,學生的作文水平在這個機器的引導下能得到快速的提升,這表明人工智能跟教育的深度融合給教育的發展帶來了美好的景象。

桑春茂(育才中學校長):人工智能時代來臨,對于學校來說,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人工智能素養的培養都應當跟上步伐,隻培養技術,素養跟不上就會有很多的問題。

田琳(民大附中校長):人工智能與教育的結合過程中,不僅僅是把教師、學生解放出來,更重要的是把大量的知識變成認知,借助這個工具提高平台,發揮效益。學習效率提高,學生學習,教師工作、生活的狀态就很幸福,很有趣,敬業就變成了樂業,苦學也會變成樂學。

徐華(潞河中學校長):人工智能和基礎教育深度融合要解決價值觀轉變的關鍵問題。當某一個新技術出現的時候,按照傳統思維可能更多的是觀望,疑惑,質疑,是對過去原有能力的一種擔心,被颠覆,被取代。所以我感覺,一線教師要轉變觀念,深度融合的真正作用體現的不是替代,而是為了更高效、更有效的開展教學活動,提供大量的基礎性支撐性的工作。

人工智能教學聯合實驗室 讓教師與技術“接軌”

近日,海澱區教委與科大訊飛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舉行人工智能教學聯合實驗室揭牌暨海澱區中小學人工智能教育培訓班開班儀式。來自101中學等學校的20位專任教師成為人工智能教學聯合實驗室的第一批學員。

據悉,實驗室成立後,專家将為教師開展以人工智能技術在教育教學場景中的實際應用為主題的系列培訓,如語音識别、VR、AR等技術的課堂應用等,讓教師更好地利用人工智能技術開展教學,實現與技術的順利“接軌”。同時,人工智能教學聯合實驗室也為海澱區中小學人工智能課程的引入、新技術探索開發、人工智能進課堂、新技術應用實驗提供硬件基礎及實驗平台。

區教委主任陸雲泉對人工智能如何與教育實現融合發展提出四點建議:第一,應聚焦學生發展和種子教師的培養,重視課程開發,将研發的課程應用到教學當中去,最終讓學生發展;第二,要明白人工智能在基礎教育中發揮的作用,要研究技術與教學如何完全融合,教師要把新技術和原有的教學框架整合,提升學生的學習能力和創造能力;第三,要培養有科技創新能力的人,發展編程教育,推進人工智能教育;第四,要集合教育大數據進行分析,發揮大數據的精準化服務、科學服務,改變固有思維和行為。

技術與教育融合可實現“兩減一增”

周建設(教育部國家語委中國語言智能研究中心主任,首都師範大學原副校長):在這個時代,人工智能如何影響教育?人工智能怎樣與教育深度融合?我的理解是,融合的近期目标是借助人工智能技術做到“兩減一增”,即減輕老師簡單重複的勞動,減輕學生的不必要的學習負擔,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學業水平和增強學生的核心素養和生存能力。遠期目标是突破按知識存量選拔學生,真正實現個性化人才培養。

那麼,人工智能如何對教育發力呢?我認為發力點在四個方面:第一,聚焦人才培養,理清如何提升人才質量。第二,認清多維知識功能,理清如何實現知識配置。第三是區分教育教授方式、類型,理清教育方式。第四,精準計算教育數據,理清通順内容。

人工智能可“解放”教師 但不能代替教師

李太豪(哈佛大學語言和腦信息中心研究院、中心特聘教授):人工智能與教育深度融合,并不是為了“搶”老師的飯碗。如今,智能的介入更多的是将教師從重複性的工作中解放出來,使教學更有效率,教師更有尊嚴,更加潇灑。教育包含了“教”和“育”的問題,人工智能是輔助教學的,根本目的是解決目前的教育問題,給教師提供更多方法去真正了解學生,從而實現因材施教的個性化教育。當借助人工智能,教師從一些負擔中解脫出來的時候,老師的功能更多的體現在育人的角度。對于教師的要求其實是在提高,而不是降低。

來源:新浪教育

相關展會

http://m.juhua288664.cn|http://wap.juhua288664.cn|http://www.juhua288664.cn||http://juhua288664.cn